<table id="kucug"><li id="kucug"></li></table>
  • <td id="kucug"><button id="kucug"></button></td>
    <td id="kucug"></td>
  • <td id="kucug"><button id="kucug"></button></td><td id="kucug"></td>
  • <td id="kucug"><button id="kucug"></button></td><table id="kucug"></table><td id="kucug"><button id="kucug"></button></td><td id="kucug"><button id="kucug"></button></td><li id="kucug"><sup id="kucug"></sup></li>
  • <td id="kucug"><button id="kucug"></button></td><td id="kucug"><sup id="kucug"></sup></td>
  • <td id="kucug"><li id="kucug"></li></td>
  • <td id="kucug"></td>
  • <td id="kucug"></td>
  • <li id="kucug"><sup id="kucug"></sup></li>
  • <td id="kucug"><sup id="kucug"></sup></td>
  • <li id="kucug"><button id="kucug"></button></li>
  • <td id="kucug"><button id="kucug"></button></td><td id="kucug"></td>
  • <td id="kucug"></td><table id="kucug"><li id="kucug"></li></table>
    文化廬山 捶拓中的美麗
    中國文明網 www.wenming.cn   2010-07-16    來源: 江西日報
    【字號 】 【打印】  【關閉

        宋知軍李亦留下的“龍”字,為廬山摩崖石刻中單字最大的一刻。記者 陳米歐 文/圖

        一個有著燦爛文明的地方,多半不會缺少美妙的石質文化遺存。不說埃及的金字塔,古羅馬的斗獸場,敦煌的莫高窟……就在江西的廬山,時時可見的摩崖石刻,及散落在亭臺樓閣間的碑文石刻,恐怕是廬山最重要的石質文化遺存了,它刻寫著歷史的滄桑和文化的厚重。

        游過廬山的人們,相信對這些名刻仍會留有印象——青玉峽那大大的“廬山”二字,仙人洞旁有《鄭文公碑》風韻的“縱覽云飛”,秀峰龍潭一汪碧水之上、線條流美的篆書“龍”。不過,你還能進一步知道這些石刻背后隱藏的文化消息嗎?

        6月底,省社科院與星子縣委宣傳部共同在南昌對外界發布了一個消息:歷時三載完成的《廬山歷代石刻》終于出版了。于是,這些石刻背后的文化解讀,一下子變得清晰、豐滿、有趣起來。

        趣 古人“到此一游”的文化味

        廬山最早的石刻始于晉代。1600余年來,刻石記游廬山,代代不斷,今已發現的有1300余處,主要分布在秀峰、白鹿洞書院、觀音橋、歸宗、康王谷、東林寺、臥龍潭、牯嶺等景區。石刻主要分為碑刻和摩崖石刻。碑刻內容多為詩文,篇幅長而字小,鐫刻于碑石。摩崖石刻多為題識,言簡意賅,字數少而字大,刻于巖石上。

        古人“到此一游”的雅詞與文心最為有趣。

        文史研究專家胡迎建感慨地說:“古人來到廬山,面對大自然之美總是發出由衷之嘆,他們總是用一些優美的詞句來表達這種愉悅,這很有感染力!贝笪暮捞K東坡就留有題詞“壁佩琳瑯”,文辭優雅,令人懷想。而一些尋常游客,在抒寫他們“天人合一”感受時,詞句之精彩也是目不暇接。比如“何必絲與竹,山水有清音”,“濯纓洗耳,噴雪奔雷”,“洗心”,“天地同流”,“拾枯松,煮瀑布”。一名湖南武陵游客,在光緒年間游廬山,則留下了一副對聯:蕩胸生層云,炯如一段清水出萬壑;濯足弄滄海,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。聯中“蕩胸生層云”出自杜少陵,“濯足弄滄!睘槔钐自娋,巧妙的集句聯,頗堪玩味。在這些雅詞之后,古人方以“某某與某某同游”形式落款結束。對比今天,一些國人每遇名山勝景,有雅興卻無雅詞,往往僅以“某某到此一游”式的刻寫企圖名垂后世,真是粗陋之士啊。

        面對廬山美景,古人除題詞之外,詩興大發一番的也不少。宋元祐三年來自吳興的一名游客就留下了《臥龍潭題詩》:“傳聞潭底有龍眠,龍在潭間知幾年。多少蒼生期霖雨,天公何事使龍眠!贝嗽娪升執断氲烬埫,再到蒼生的期望,作者心懷天下的胸襟氣度一覽無余。

        美 歷代“大腕”的書法令人愛不釋手

        在書法家文師華博士的眼中,書壇歷代“大腕”李邕、顏真卿、蘇軾、黃庭堅、米芾、趙孟頫等留下的石刻書法作品,最令人陶醉。

        廬山石刻書法中,真、草、隸、篆皆備,且風格多樣。記者以為,其中最引人關注的,當屬黃庭堅的行楷書作品《七佛偈》。黃庭堅的《砥柱銘》不久前以4.3億元的成交價,創下中國“最貴藝術品”的稱號,黃庭堅書法,眼下正是收藏界最熱門話題。同時,這件書法石刻雖說是行楷,但楷意十足,這在黃山谷存世的書法中,算是最靠近楷書的作品,非常少見。碑文之后有“廣鑒英禪師請于書此七佛偈刻之”句,一方面顯示刻石的古老年代,另一方面可以揣測的是,黃山谷當時書此碑時,既受禪師之請,寫的又是佛經頌詞,因此寫起來就比較慎重。通觀全篇,只有“以為”二字有一絲連帶之筆,其余字字獨立、全用楷筆(其間只略帶行書筆意而已)!伴L槍大戟”(對黃山谷典型書風的評語)式的騰挪架構,收斂在森嚴不茍的楷法之中,是整篇書法的看點。

    (責任編輯: 王德偉 )  
    欧美日韩在线精品视频二区_亚洲欧美日韩一区二区_视频一区亚洲中文字幕